《大革命與法國夢》 / 蔣好華 著

一、導讀 專制的繁榮何以加速革命的到來?專制爲何難以超越改革的悖論?顛覆專制的革命又為何與憲政擦肩而過?在專制與憲政之間,橫亙著一條難以逾越的鴻溝,爲什麽人們總是漠然視之?時隔百年之後,這一連串問題又一次擺在中國人面前,再度考驗中華民族的理性和智慧。是故伎重演地效仿先人,心甘情願地擁抱自虐式厄運;還是理性地踏上通往憲政民主的蜿蜒小徑?每個中國人都將以積極或消極的方式,作出自己的選擇。 二、精彩書摘: 人間的立法者出於他們的想像要創造一個嶄新的世界,因而塑造出種種烏托邦來。伏爾泰對它們是持懷疑態度的,社會是時間的產物,並非是邏輯上的三段論式,過去的東西從門裡被推了出去,它又從窗戶鑽了進來。問題在於證明我們用什麼變革的辦法纔正好能夠減少我們實際生活於其中的世界的痛苦和不公正。 ——威爾·杜蘭特 序:在專制與憲政之間 蔣好華 在專制與憲政之間,橫亙著一道鴻溝。這條鴻溝正對著極端專制的那一段,最為寬闊和深邃。頑固的統治者懼怕它,寧可死在此岸,也不願越雷池半步;激進的革命者不把它放在眼裡,堅信自己有蓋世神功,非要選擇鴻溝的最寬處,一步跨越到憲政的彼岸,結果卻將整個社會推入了鴻溝的漩渦。他們都忽略了第三條道路,那就是繞開鴻溝最寬處的蜿蜒小徑。這小徑是那樣的狹窄,以至於人們必須彼此謙讓,緩慢行進,時而還要作短暫的停頓乃至不得已的倒退,以便疏通累積的堵塞或調整急躁的步伐,讓行進變得稍許暢通和快捷。這小徑固然迂迴曲折,卻是通往憲政終點的唯一選擇。時斷時續的緩慢行進,將社會的緊張度控制在崩潰的底線之上,從專制者到激進者,各派政治力量雖各有不適,卻能在毫無死亡威脅的踏實中和平共存、分享福祉。直到行至鴻溝的最窄處,整個社會只需輕輕一躍,便穩穩地落到了憲政的彼岸,給和平的憲政之路畫上了圓滿的句點。神奇的是,在最後的“光榮革命”(指非流血的和平突變)中,深受憲政精神燻陶的專制殘餘,竟能毫無抵觸地欣然面對消亡的命運;而不知不覺中變得溫和理性的激進派,早已主動拋棄暴力信仰,皈依了和平博弈的憲政精神。 大革命中的法蘭西,在幻想一步到位的激進革命中跌入了血腥的鴻溝;而大革命之後的法蘭西,則明智地選擇了第三條道路,以無比的耐心和克制,走完了長達71年的憲政征程。革命史家們偏執地謳歌鴻溝裡血腥的“悲壯”,鄙視乃至詛咒第三條道路的“反革命倒退”,他們將手段當成了目的,寧可頌揚不達目的的犧牲,也不愿肯定達成目的的妥協。按照他們的自虐狂邏輯,沒有浴血奮鬥的憲政之路,便是背叛和墮落。他們的主義蠱惑著一批又一批後來者,心甘情願地縱身於鴻溝的血流,在忘卻目的的慘烈中接受“神聖”的洗禮。 煽動極端革命的意識形態早已被全人類唾棄,但它播撒的革命情結卻至今陰魂不散,依然迷惑著眾多激進者的魂靈。他們虔敬地繼承了先輩的衣缽,用先輩炮製的大話、空話、假話和套話,如出一轍地創作新時代的革命宣言。他們用意念取代現實,用激情壓縮歷史,用公式簡化變量,用崇高理想省略成本核算,用必勝信念屏蔽失敗可能,由此搭建起跨越鴻溝的虛擬橋樑。這樣的革命八股一旦鋪天蓋地,激進革命的浩劫便會接踵而來。 對專制的痛恨和批判,是一切有良知的人必持的態度,但情緒宣洩不能取代理性的思考,揭露暴政不能等同道路的探尋。今日之中國,人心思定卻又人心惶惶,人們渴望理性的變革卻對理性茫然無知。公共知識份子對專制暴政口誅筆伐,卻對和平變革少有探究。如果一個社會的知識精英不是與專制暴政投懷送抱、同流合污,便是滿足於發洩憤怒、空喊革命,這個社會便失去了理性的導航。 最荒謬的革命八股,莫過於將憲政的後期成果當作憲政化的早期手段,比如用一人一票實現憲政民主。一人一票是憲政化的後期成果,我們要探尋的正是通往一人一票的崎嶇道路,誰人有此魔力,能讓一人一票毫不費力地從天而降?即使專制統治者立地成佛,不可思議地接受了一人一票的解決方案,專制國民也會用一人一票粉碎憲政的美夢。毫無憲政精神的公民(有一定憲政精神的地方不屬此列),絕不可能用一人一票為憲政奠基。 從1789年到1870年,法蘭西人用81年的憲政之路為我們提供了正反兩面的歷史教材。透過這套教材,專制者可看到通往斷頭臺的頑固之路;激進者將發現其先輩如何在引爆血腥混戰的同時將自己送上了斷頭臺;理性者則將獲得和平變革的信心和法則,並對變革的艱難、曲折和漫長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 要從法國大革命中獲得有益的啟迪,我們必須弄清兩個基本問題:為什麼法國的舊制度必然導向大革命?為什麼顛覆舊制度之後,大革命會不由自主地一步步陷入恐怖的深淵?大多數人只把目光停留在第一個問題上,以為只需推導出專制必然引發革命便萬事大吉,似乎專制崩潰了,革命便會自動自發地建設起一套理想的政治制度,用不著杞人憂天地對革命的創造力心存疑慮。這一點,恰恰是所有激進革命派共同的盲區。他們天真地相信,革命總比保持現狀好,也比漸進改良好。在他們看來,萬能的革命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它來得越徹底,就越能將一切問題迎刃而解。這種簡單輕率的思維,不僅擋住了人們本該具有的理性思考,而且總是與狂躁的社會情緒相結合,偏執地將革命推離健康的軌道。 在專制暴政與革命八股之間,最缺乏的是理性的聲音。希望這本小書,能夠為狂躁的中國增添一絲理性的清風。 三、版權頁與目錄

Read More

《南師附中文革風雲錄》 / 吳小白 著

一、自序   我寫這篇文章,就是想給南京師範學院附屬中學(南師附中)的文化大革命做一個盡可能真實詳盡的描述。 為了幫助未曾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後人了解當時的政治背景,我在描述事件前都引用了當時中共領導的表態或「二報一刊」 (當年代表共產黨喉舌的《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紅旗》雜誌)社論。   文化革命中,南師附中學生之間的鬥爭雖然也受到社會上「保皇派」和「造反派」以及「造反派」之間鬥爭的影響,但主線是圍繞著「血統論」展開的。   什麼是「血統論」,可在當年老紅衛兵提出的對聯中領會:「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橫批是「基本如此」。   1949年建國初期,根據擁有財產、土地的多少和是否反對或參加了共產黨所領導的革命及軍隊,所有的中國人被劃分了成分,如「革命幹部、革命軍人、工人、貧農、下中農(簡稱「紅五類」)以及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簡稱地富反壞「四類分子」) 和資本家;1957年反右鬥爭後右派分子加入,又被稱為地富反壞右「黑五類分子」;紅衛兵興起時又加上「資本家」和「黑幫」,成了「黑七類」; 文革中期在「黑五類分子」 的基礎上增添了「叛徒」 、「特務」、「走資派」和「知識分子」,形成了「黑九類」,以至知識分子長期被稱為「臭老九」。   建國初期的中國城市,主要是消費城市,工業纔起步,產業工人數量很少,從舊社會過來的城市平民包括小商小販、營業員、手工業者、小業主、個體勞動者、職員都屬於非「紅五類」,加上毛澤東當年所說的屬於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範疇的知識分子,包括當時的中小學老師、大學教授、醫務工作者、工程技術人員、文藝工作者及作家等,非「紅五類」佔了城市人口的大多數。   崇尚「血統論」的紅衛兵認為,每個人的家庭出身,決定了他的人生觀、世界觀。資產階級世界觀是從娘胎裡帶來,耳濡目染中形成的,在資產階級家庭中生活,血液中就流淌著資產階級的意識。非「紅五類」家庭出身的同學,頭腦中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家庭烙印是根深蒂固,難以根除。思想改造是一輩子的事,非「紅五類」家庭出身的同學不認真進行思想改造,一有風吹草動,資產階級世界觀就會頑固地表現出來。   而「紅五類」 家庭的父母,思想改造早已完成,子女們從娘胎裡就受到無產階級思想的「薰陶」,他們子女接革命的班,天經地義。為了防止國家變色,他們有必要與非「紅五類」 同學頭腦中的資產階級思想作鬥爭。這樣,文革初期形成了少數「紅五類」子弟對多數非「紅五類」子弟歧視、壓制和鬥爭的奇特現象。他們認為,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精髄就是鬥爭的哲學,對非「紅五類」同學,就是要七鬥八鬥、不講情面、不講溫情,要鬥得你俯首帖耳、繳械投降。鬥過來了,還能成為同志;鬥不過來,就是敵人,要鬥爭一輩子,「敵人不投降,就讓它滅亡。」 宣揚「血統論」的高幹子弟認為:父輩們打江山,後輩們就要坐江山,那是天經地義的事。   文革時南師附中在校的1320名學生中,革命軍人、革命幹部子女和知識分子子女各佔一半,真正的工人和貧下中農子女人數很少,城市平民的子女更少,這就形成南師附中文革的特殊性。當年在同學之間展開的這場鬥爭關係到每個同學的前途和命運,驚心動魄、扣人心弦。有相當多的幹部子弟看不慣部分幹部子弟對非「紅五類」同學的壓制,也站到非「紅五類」的同學一邊,甚至沖在前面。   在本書中,我引用了幾位老三屆同學和社會上有關文化大革命的資料,特別是徐國勳和戴相陵學友的文章,在此,向這些同學表示感謝。   寫40年前的長篇大著,我是力不能逮。為給南師附中1966年至1968年三年的歷史有一個交待,我是竭盡愚鈍、搜腸刮肚、引笑諸公了。老拙六十有餘,今朝不寫,日後難就。   最後說明一點:即使當年一些同學做出不恰當舉動,甚至是法制社會不可原諒的過錯,鑑於當時的社會政治環境,中學生的年齡僅有十多歲,本文隱去這些同學的名字,並保留在必要時公開信息的權利。 2013.6.20 二、作者簡介     三、目錄 序 引子 一. 文革興起與紅衛兵誕生 二. 「破四舊」與抄家 三. 「血統論」與壓制非「紅五類」 四. 各紅衛兵組織對造反運動的態度 五. 紅聯成立後圍繞「血統論」的較量 六. 紅聯與紅色造反軍加入社會兩大派鬥爭 七. 學校大聯合與工宣隊進駐 八. 革委會成立與老三屆上山下鄉 九. 塵埃落定

Read More

《憶軍旅,能不憶玉樹》 / 曹欽白 著

序:恰似一幅幅色彩斑斓的油画  鲁修华     钦白战友1970年底入伍,此前,他已有两年下乡知青的农村生活磨砺。初次接触,可能是新兵的缘故,他显得腼腆而青涩,年龄不大、涉世不深也应是原因。他性格沉稳,谈吐文雅,举止彬彬有礼。他在重机枪排战斗班,当过机枪手;以后一直当连队给养员。他敬业刻苦,朴实低调,热爱自己的工作,踏实严谨,工作有条有理。军营五年的火热生活,是人生重要驿站,有酸甜,也有苦辣,他入了党,却未能提干,令人扼腕。离开部队后,进入西安市的税务部门,一干就是几十年,事业成功,成绩斐然。2012年退休,被返聘继续从事刊物编撰工作。     钦白在“玉树战友之家”发表的忆高原作品系列,共计52篇,将以《忆军旅,能不忆玉树》为题出版,这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他嘱我作序,让我大吃一惊。我近30年来,阅读不多,更少握笔机会,已经胸无点墨,岂敢弄墨!     扪心揣测,得此信任,莫非是以下原因:曾在一个连队,同吃一锅饭,是战友;同住一列营房,一墙之隔,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还是“战友之家”上的网友?!哦,明白了,我是他每篇文章的第一读者,用时髦话说,是他的粉丝。“玉树战友之家”2009年1月创建,为散落在全国各地的玉树战友,建立了一个联系、交流的平台。共同的地区、共同的经历,使大家有着共同的语言和兴趣。2013年6月,在介绍他的著作《税:给你制衡权力的权利》时,我把他推荐给“战友之家”,介绍给全国的玉树战友。此前,他是一个知名的省级期刊的多年的主编。1997年,以他为主编兼社长的《税收与社会》,发行量达到151.8万册。2003年,在改为全彩印刷,由64页增至80页,定价调整为96元/年后,发行量仍在123.12万册,取得了可观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在西安市内的含光街,自行购买了一幢大厦的七层,面积760多平方米,总价250多万元,作为杂志社办公之地。另外,他先后出版发行约160万字的四部文集,奠定了事业的基础。其实,早在1990年,他作为撰稿人之一的电视专题片《蓝色奏鸣曲》在央视二套播出时,他的名字就进入了战友的视野,引起关注。于此可见,他事业风生水起,灿烂四射。热心的他,降贵纡尊,以深厚的战友情谊为“家”写稿,第一篇写的是战友们熟知的虫草,果然不负众望,游刃有余,使人眼睛一亮,观帖者留言者众多。之后,连篇累牍,一发不可收。天道酬勤,三年不到,50多篇,11万多字,成为“战友之家”一道靓丽风景。     这些作品,记述高原藏区军营内外的所见所闻,像一幅幅色彩斑斓的油画,展现在读者面前,凝重,浓墨重彩。细读各篇,恰似优美的解说词。藏族同胞的风土人情、生活习俗以及军营训练生活或娓娓或激情道来。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人和事,青藏高原的风貌,奇特的地理环境,点点滴滴,跃然笔下。虽然不能写尽所有,只能局部呈现,是微史记,但却是真实的、可信的,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宝贵精神财富。     《文集》的特点,主要有四个方面:     首先,标题独特。食品名称,如糌粑、酸奶;物品名称,如麝香、虫草,还有骑兵的马裤、马靴等,甚至生活中的日用品,如高压锅、火皮袋(作者命之为羊皮风箱)等,都信手拈来,成了文章的标题。不事修饰,清水芙蓉,既熟悉又亲切,拉近了作者与读者的距离,又把战友们带回了藏区,带回了军营,能不吸引眼珠,抓住人心,如饥似渴看下去吗! 其次,富有哲理。一事一议,独立成篇。就事论理,有理有据,寓理抒怀。旁征博引,条分缕析,层层深入,清晰明了,给人启迪。即便难登大雅之堂的干牛粪,作者也能妙笔生花,一波三折。语言朴实,但不平,写到最后,与开头遥相呼应,令人拍案。     再次,反思贯穿文集的始终。将自己的思考和感想倾注于文章之中,也启发读者去思索、去回味。藏区的平叛、藏族婚姻里的母系、群婚残余,都有触及。灌木、垦荒等篇,则引导人们关注令人担忧的生态大课题。还有回忆战友的真情实感,对人生感悟的深入挖掘,对社会弊端的通透针砭,都让人受益良多。正如作者所言,步入人生晚年,应该多反思,说真话。这是老兵们还能对这个我们深深爱着的国家和社会所作的最大贡献。     最后,共同的地区、共同的经历,特别容易引起共鸣。藏区的军营生活,一件件、一桩桩,拉练、爬山,冰天雪地的艰苦,物资的匮乏,一一展现在面前,唤醒战友们的记忆和讨论。对战友、特别是藏族战友的回忆,隆情厚意,令人感动。     我们这些情同手足的战友,把生命中最壮丽的青春留在了军营,把成长中最美好的时光镌刻在心间。曾经有的那段共同的岁月,那段特殊的感情,是我们一生难忘的体验,那是一种灵魂深处的眷恋。时光似水,韶华不再。我们都老了,但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过去!希望大家健康长寿,友情永驻!     钦白阅读面广,知识结构多元,阅历丰富,长年的写作历练,使他有了长袖善舞的空间,每每动笔,视角独特,落笔生辉,给人见识,令人敬佩,也使人振奋。他性格内向,不善言谈,做人低调诚恳。多年来,远离喧嚣,舍却娱乐、休闲,静心阅读,倾心办刊,以强烈的进取精神,取得累累硕果,这是他的战友和同事的共识。     夕阳下,一头老牛,在文化的田园中,辛勤劳作,不扬鞭,自奋蹄;又像老农,辛勤劳作,不停耕耘。一位学者,青灯黄卷,秉烛夜读,笔耕不辍,不虚度余生愧对人生,是他退休后矢志不移的坚定信念。      愿为《忆军旅,能不忆玉树》鼓与呼! 2015年5月31日 目录 总序:唐土明水育新松 / 007 序:恰似一幅幅色彩斑斓的油画 / 009 军旅 战 马 / 013 马 裤 / 017 马 靴 / 019 军 帽 / 022 爬 山 / 025 拉 练 / 028 羊皮风箱 / 032 蔬 菜 / 034 高压锅 / 038 酒 / 041 军营里的溪流 / 045 医 生 / 048 杀 生 / 052 死 亡 / 053 探 家 / 057 藏族战友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