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迎建先生向臺灣刊物推薦李為霖先生作品

張菁菁主編: 寄來的書都在上午收到了,中午吃完飯後我一直在看,太好了。我年青時非常嚮往那個時代,讀到過從收購舊書門市部翻出來的民國時的中學教材,異常親切,無任何說教。我曾問家父,到底是民國時代好還是現在好,他說,當然是民國時代好,隨幹什麼都成,不象現在,什麼都把你管得緊緊的。所以我曾寫過民國舊體詩史一書,也就有這種情結。 您寫的民國情書,足見對那時代史料的瞭解與熟悉。文筆清純,就像您的玉照,那麼清雅。而且您還有《詩情的大河延綿》,分析了前人的舊體詩,精細到位,儘管那人的詩在當時不算是一流的。 還有草根百態一書,獨戶村的滄桑,我讀了,幾乎要流淚。仿佛就寫我家鄉的人與事。那麼逼真,也不是真事還是虛構的。作者文筆質樸而真實動人,真應去申請文學獎。作者是江西人李為霖,您能否告訴他的電話或郵箱,我讓他的文章至少可寄到臺灣江西文獻刊物上,向他致敬,有膽有識的草根文人。 胡迎建拜呈 菁菁主編: 您好! 蒙您告知李為霖先生的電子郵箱,與他聯繫上了,並向臺灣江西文獻推薦了他的幾篇文章。他很高興有我知音。 寄來的小說等還是抽空陸續看..... 春安 胡迎建 後續: 經黃亦強出版社介紹,胡迎建先生與黃亦強作家李為霖先生相識,胡先生將李先生《草根百態》一書中的幾篇好文推薦給臺灣相關刊物,後得刊載,獲得好評。 胡迎建先生個人簡介: 胡迎建,1953年生,江西省星子縣人。江西省社科院贛鄱文化研究所所長,江西省國學文化研究會會長,江西省詩詞學會常務副會長,《江西詩詞》主編,中華詩詞學會常務理事,首都師範大學中國詩歌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南昌大學兼職教授、華東交通大學兼職碩導。曾任江西省古籍整理規劃辦公室副主任。1987 年畢業於江西師範大學中文系,獲文學碩士學位。 研究員,碩士生導師。代表著作有《民國舊體詩史稿》,江西人民出版社2005年11月版;《一代宗師陳三立》,江西高教出版社2005年12月版;《文學遺產》2006年第六期。 李為霖先生個人簡介: 李為霖,1943年生,江西南昌市人,中學語文教師。李為霖因受到父親歷史問題的株連,讀大學時被下放,後在江西泰和縣馬市農村當農民民。1983年落實政策,調入泰和二中作教師,2003年退休後,投靠子女來到廈門,現定居在福建廈門市。 在網路上發表有回憶錄《往事如昨——一個“賤民”的回憶》、紀實文學作品《草根百態》與《二舅舅的笑話》三部作品,其中《草根百態》由黃亦強出版社出版。

Read More

胡迎建先生來信:《荒疇草木》很感人

菁菁主編: 您好! 這幾天陸續讀完了《荒疇草木》中篇小說集,很感人。因為我十四歲也下放過,尤有共鳴感。真虧她想得出,寫得出,更主要的是有親身經歷與磨難。 祝 編安 胡迎建呈 胡迎建先生個人簡介: 胡迎建,1953年生,江西省星子縣人。江西省社科院贛鄱文化研究所所長,江西省國學文化研究會會長,江西省詩詞學會常務副會長,《江西詩詞》主編,中華詩詞學會常務理事,首都師範大學中國詩歌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南昌大學兼職教授、華東交通大學兼職碩導。曾任江西省古籍整理規劃辦公室副主任。1987 年畢業於江西師範大學中文系,獲文學碩士學位。 研究員,碩士生導師。代表著作有《民國舊體詩史稿》,江西人民出版社2005年11月版;《一代宗師陳三立》,江西高教出版社2005年12月版;《文學遺產》2006年第六期。

Read More

李勝良:《稅韻書香》出版過程劄記

當我等到晚上八點終於接到快遞員的電話說我的新書寄到,我清楚地認識到:我始自今年1月底的這次策劃可以說是相當圓滿地成功了。 去年經書友介紹認識了香港黃亦強出版社的副主編張菁菁,還曾經由她作東與朱偰先生的後人一起在南京著名的1912街區小坐。那之前我就有一個計畫,把暫時還不容易尋到出版社的某本書,交由她們來出。 在香港出版社出書的優點和缺陷都是很明顯的。優點一是出版程式簡約因而效率高,二是可以享受繁體字的古典感覺,三是有望就近與港臺學界達成一些間接的溝通。缺點嘛,因為人家標的是港幣,且不適合在大陸流通,這樣的出版只能選擇自費。 可黃亦強出版社比之於之前見識的諸多的香港出版社的不同之處是,她從接稿、編輯、設計到印刷都是一力承擔,不是收點手續費便令作者自己開印的那種。對於我這除了寫稿還有些積極性其他事務性工作一概不願意承當的懶人來說,這樣的合作正中下懷。 關鍵在於出版方面的收費大可以接受。因為之前有一位相熟者打開了“關係”,我享受到的自是優厚待遇。出版方的收費,按照字數和冊數設定不同區隔。分別是10萬字(實有字數)500冊XXXX元、15萬字500冊XXXX元、20萬字500冊XXXX元等的安排。 去年第一期的試手版計畫設定為《民國稅收史》那一本。可我並未能按計畫把原稿擴充出來。因而,去年的合作並沒有實現。 今年年初,當我的稿約卸去了不少而覺一身輕鬆,我開始籌畫今年的自費出書。 《興觀群怨稅收詩》同樣需要整理,暫時拿不出來。而那些已經分別發表過的書評和受評,卻是現成的。而且,用於作為自己五十歲生日的紀念物,也頗是合手。於是,我迅速整理出24篇書評和12篇受評,並請丁鹿薇女士寫了序,自己寫了跋,在1月31日就交給了出版社。 出版社迅速將出版合同發過來,我也迅速把應付出版費用發過去。彼方的編輯便啟動了。 之前我未曾想到過,黃亦強出版社會有如此細緻周詳的編輯流程。最早讀到的幾個版本,都是那種封面素雅的薄本書。後來一位自號老頑童的國外華裔友人的書,封面搞得喜感華美,方才大大地吊起我的胃口。 很快就問我開本並提供了一系列的封面設計方案,讓我從中選取一種。讓我特別開心地是,他們留下了許多“手動”的空間。比如封面題字可以讓作者自己或作者的朋友提交,作者還可以提供一些代表自己風格的小物件、小圖片嵌入其間。我迅速請了自己的同事孟貴濤寫出封面題字,又提供了多個自用的印章、圖片請他們擇用。 第二輪封面設計發送給我的時候,我驚喜地看到有多個友人的作品參差其間:韓喜辰先生為我拍的照片、孟貴濤先生的題字、顧志珊先生為我畫的頭像和曾在李長江書中使用的漫畫、我的一方十分鍾愛的印章“兩耳唯於世事聾”。因為書名叫“稅韻書香”,設計者還添加了許多反映稅、書的元素。那張漫畫人像腳下,踩著由長長短短書名構成的音符,很是匹配“哼著歌”的造型,如此又將“稅韻書香”的意蘊完美集合。而那些書名,竟是從每篇文章中“提煉”出來的。 封面發到微信裏去,一片喝彩的同時,友人們也提出了一些微調意見。出版方再次進行了認真調整,直到開印前夜,還在與我討論哪個色調更好等話題。 當時提交書稿時,限於15萬字的說法,我沒有好意思添加圖片。沒有想到的是,出版社在設計內頁時,主動提出既然這是一本書評集,最好將書評所涉書封反映在題目下。我十分受用,又在他們已經從網上搜到相關圖片的同時,提交了相應的書作者照片、我與受評作者合影、我與評論作者合影等圖片。 編輯校對方面,出版方也是認真以赴。當初我曾經把書評和受評一起提交,恰是編輯提出將受評部分編為“附錄”才更適合用“某某著”的意見。校對方面也很細緻,畢竟,將簡體轉化為繁體,某些錯別字便會更加難看了。 2月間與編輯溝通時就提出,既然這是一本為自己生日準備的紀念品,希望他們能夠在我的生日前寄到我的手中。對方很痛快地作出了承諾。可是,就是在4月30日的晚上,我們還在就封面進行切磋。我很是擔心他們是否可以踐約。我再次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的效率如此之高,5月2日已經開印,5月6日已經快遞發出。雖然比之於當時所說4月底就可以拿到書的說法慢了一些,而且也不大能夠在我5月5日的一次“活動”中啟用,畢竟還是可以接受的。 後來想到,如果這套書確實能夠按時寄達,這同時意味著這一項新的合作是成功的。我甚至開始與出版方討論,如果我們一群朋友一起作一個叢書,條件是不是還可以更放鬆些?長江更是很明確地建議:就可以叫做“書香含光”自選書系嘛。 當新書到了我的手中,我反而不興奮了。忽然想到,可以把我的一些不涉稅的史論集中整理一下,出一本《渥廬讀史》。 2015年5月7日晚上十點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