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作家

認識作家徐國勳

徐國勳:1963年生,湖南人,高級律師,民革黨員;在湘潭大學法獲得律專業本科畢業;1988年獲律師資格,從業數十載,實踐少時鐵肩擔道義之理想,深獲當事人和業界之好評,舌端筆端俱銳,人稱南楚第一辯;多篇論文發表於《中國律師》等雜誌,與回滬民合著《勞動法及配套規定新釋新解》及《律師法網風雲》。

徐國勳作品《律師法網風雲》簡介

我們懲罰犯罪的目的是為了拯救犯罪分子的靈魂,否則與野蠻的同態復仇沒有區別,而同態復仇是非理性的、非人性的、非文明的。證據是訴訟之王,對方口頭對我方證據否定是蒼白無力的,因為推翻一份證據要靠新的證據而不是口頭否定。

我對律師這個職業幾乎沒有什麼具體的印象,不僅從未打過官司,也從未旁聽過法院審判,甚至很少與律師們接觸。雖然我浪得虛名的博士頭銜屬於法學類,但實際專業是政治學,對法學理論、法律知識和律師實務並不熟悉。律師固然是一個很公眾化的職業,他們的形象和事蹟時常出現在影視及其他文學作品中,但對於一個遠離司法領域而又半隱于市的書生來說,律師們在實際訴訟活動中的表現和作為,依然是我記憶中的空白地帶。因此,毫不誇張地說,徐國勳這位富有傳奇色彩的律師撰寫的這部律師辦案實錄,的確為我填補了一項認知的空白。

本書作者以章回體筆法再現的這一百二十個精彩案例,不僅栩栩如生地為我展示了一幅幅律師辦案的真實畫面,令我對律師這個職業有了360度的全景認識,更為我提供了一次富有教益的普法培訓。這一百二十個案例涉及各種法律糾紛,無疑在提醒和警示我們:社會生活和社會關係的背後充滿了法律關係,人們稍有不慎,就會誤入法律糾紛的雷池,惹上本可避免的麻煩,蒙受精神和物質上的損失。顯然,越早摘掉法盲的帽子,就越能避免法律訴訟對平靜生活的侵擾。當然,樹欲靜而風不止,並不是只要守法就能平安無事,一旦自己的合法權益遭受侵害,法律就成了我們維權的合法手段,而像徐國勳這類律師則在其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關鍵作用。在守法和維權兩方面,《律師法網風雲》無疑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普法教材,不僅因為其故事情節的生動離奇能給人帶來閱讀的快感,更因為其對法理的權威解讀和對守法維權的諄諄告誡值得讀者反復嘴嚼和尋味。

官司的輸贏,維權的成敗,自然與法律規定直接相關,但也與律師的職業水準和道德操守不無關係。像徐國勳優秀的律師不僅能為當事人贏得官司,而且能最大限度地為其爭取利益,即使當事人理虧,也能盡可能地幫助其減少乃至免於損失。律師畢竟是為當事人說話的,因此,充分利用法律允許的空間,幫助當事人反敗為勝,或者化大敗為小敗,顯然無可厚非,甚至就其職業性質而言,這才是其職業意義上的公平公正,而這種公平公正又是社會正義的技術性基礎。然而,一個優秀的律師絕不僅限於職業技能的高超,那充其量不過是專業知識、執業經驗、處事智慧和敬業精神之和,除此之外,一個優秀律師還應具有高尚的道德情操和基於此上的優良品行,只有在道德責任高於敬業精神的情況下,其人性之善良和正義、性格之堅毅和忍耐乃至才幹之聰慧和機智,才能得到充分的激發和演繹,惟其如此,方能在優良的職業素養基礎上成就一個律師的卓爾不凡。而《律師法網風雲》正是對上述定義的生動詮釋,它的字裡行間無不彰顯著優秀律師的品質、才幹和形象。也正是從這部作品裡,我這個對律師職業幾無認知的外行,領悟了上述道理。
找上一位好律師,無疑是訴訟當事人的第一關切。假如他們找到了本書作者這樣的律師,一定是件值得慶幸的事,因為在徐國勳身上,我們可以讀到一個優秀律師所應有的全部品質,他們的善良正義、認真敬業、執著堅毅、機智靈活以及深厚的專業學識和豐富的成功經驗,就寫在書中的一百二十個真實故事裡,讀完這些故事,你定會對我的評判贊同有加。要知道,我與徐國勳未曾謀面,我的評判也完全是從這些故事中得來的。

司法腐敗,是長期以來令人痛心疾首的社會問題,既令訴訟當事人難尋公道,又令律師執業困難重重,更令人們對社會正義失卻信心。在我們這樣一個法治建設長期薄弱的國度,我一直懷疑律師們何以主持公道、伸張正義。感謝《律師法網風雲》令人信服地糾正了我的偏見,書中的洋洋一百二十個案例,以確鑿的事實告訴我們:司法正義與司法腐敗同在,中華民族的道德和良知從未泯滅,它們頑強地在法官、律師以及其他司法人士的靈魂深處構築著正義的底線,徐國勳律師為數以百計的當事人贏來的公道和伸張的正義,就是有力的明證,正是他這樣的律師的不懈努力和難能可貴的業績,給了我這樣的悲觀者以希冀和期盼。更令人振奮的是,新的中共執政團隊吹響了依法治國的號角,並以鐵腕反腐展示了對腐敗零容忍的膽魄和意志,這無疑重新點燃了國人心中對法治中國的拳拳期待。

律師是依法治國戰役中的一線生力軍,如果說在司法腐敗的不良環境中,他們尚能最大限度地主持公道、伸張正義;那麼,在依法治國的強勁春風吹拂下,他們一定能加倍呵護正義之苗,使之快速成長為挺拔茁壯、根深葉茂的參天大樹。在業已開啟的依法治國進程中,中國律師首當其衝、義不容辭、大有可為。我們有理由相信,未來的中國會湧現出越來越多的優秀律師;我們也真誠地期待徐國勳,在依法治國的新時代,叱吒風雲,演繹更精彩的律師生涯和人生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