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革命與法國夢》 / 蔣好華 著

一、導讀

專制的繁榮何以加速革命的到來?專制爲何難以超越改革的悖論?顛覆專制的革命又為何與憲政擦肩而過?在專制與憲政之間,橫亙著一條難以逾越的鴻溝,爲什麽人們總是漠然視之?時隔百年之後,這一連串問題又一次擺在中國人面前,再度考驗中華民族的理性和智慧。是故伎重演地效仿先人,心甘情願地擁抱自虐式厄運;還是理性地踏上通往憲政民主的蜿蜒小徑?每個中國人都將以積極或消極的方式,作出自己的選擇。

二、精彩書摘:
人間的立法者出於他們的想像要創造一個嶄新的世界,因而塑造出種種烏托邦來。伏爾泰對它們是持懷疑態度的,社會是時間的產物,並非是邏輯上的三段論式,過去的東西從門裡被推了出去,它又從窗戶鑽了進來。問題在於證明我們用什麼變革的辦法纔正好能夠減少我們實際生活於其中的世界的痛苦和不公正。 ——威爾·杜蘭特

序:在專制與憲政之間

蔣好華

在專制與憲政之間,橫亙著一道鴻溝。這條鴻溝正對著極端專制的那一段,最為寬闊和深邃。頑固的統治者懼怕它,寧可死在此岸,也不願越雷池半步;激進的革命者不把它放在眼裡,堅信自己有蓋世神功,非要選擇鴻溝的最寬處,一步跨越到憲政的彼岸,結果卻將整個社會推入了鴻溝的漩渦。他們都忽略了第三條道路,那就是繞開鴻溝最寬處的蜿蜒小徑。這小徑是那樣的狹窄,以至於人們必須彼此謙讓,緩慢行進,時而還要作短暫的停頓乃至不得已的倒退,以便疏通累積的堵塞或調整急躁的步伐,讓行進變得稍許暢通和快捷。這小徑固然迂迴曲折,卻是通往憲政終點的唯一選擇。時斷時續的緩慢行進,將社會的緊張度控制在崩潰的底線之上,從專制者到激進者,各派政治力量雖各有不適,卻能在毫無死亡威脅的踏實中和平共存、分享福祉。直到行至鴻溝的最窄處,整個社會只需輕輕一躍,便穩穩地落到了憲政的彼岸,給和平的憲政之路畫上了圓滿的句點。神奇的是,在最後的“光榮革命”(指非流血的和平突變)中,深受憲政精神燻陶的專制殘餘,竟能毫無抵觸地欣然面對消亡的命運;而不知不覺中變得溫和理性的激進派,早已主動拋棄暴力信仰,皈依了和平博弈的憲政精神。

大革命中的法蘭西,在幻想一步到位的激進革命中跌入了血腥的鴻溝;而大革命之後的法蘭西,則明智地選擇了第三條道路,以無比的耐心和克制,走完了長達71年的憲政征程。革命史家們偏執地謳歌鴻溝裡血腥的“悲壯”,鄙視乃至詛咒第三條道路的“反革命倒退”,他們將手段當成了目的,寧可頌揚不達目的的犧牲,也不愿肯定達成目的的妥協。按照他們的自虐狂邏輯,沒有浴血奮鬥的憲政之路,便是背叛和墮落。他們的主義蠱惑著一批又一批後來者,心甘情願地縱身於鴻溝的血流,在忘卻目的的慘烈中接受“神聖”的洗禮。

煽動極端革命的意識形態早已被全人類唾棄,但它播撒的革命情結卻至今陰魂不散,依然迷惑著眾多激進者的魂靈。他們虔敬地繼承了先輩的衣缽,用先輩炮製的大話、空話、假話和套話,如出一轍地創作新時代的革命宣言。他們用意念取代現實,用激情壓縮歷史,用公式簡化變量,用崇高理想省略成本核算,用必勝信念屏蔽失敗可能,由此搭建起跨越鴻溝的虛擬橋樑。這樣的革命八股一旦鋪天蓋地,激進革命的浩劫便會接踵而來。

對專制的痛恨和批判,是一切有良知的人必持的態度,但情緒宣洩不能取代理性的思考,揭露暴政不能等同道路的探尋。今日之中國,人心思定卻又人心惶惶,人們渴望理性的變革卻對理性茫然無知。公共知識份子對專制暴政口誅筆伐,卻對和平變革少有探究。如果一個社會的知識精英不是與專制暴政投懷送抱、同流合污,便是滿足於發洩憤怒、空喊革命,這個社會便失去了理性的導航。

最荒謬的革命八股,莫過於將憲政的後期成果當作憲政化的早期手段,比如用一人一票實現憲政民主。一人一票是憲政化的後期成果,我們要探尋的正是通往一人一票的崎嶇道路,誰人有此魔力,能讓一人一票毫不費力地從天而降?即使專制統治者立地成佛,不可思議地接受了一人一票的解決方案,專制國民也會用一人一票粉碎憲政的美夢。毫無憲政精神的公民(有一定憲政精神的地方不屬此列),絕不可能用一人一票為憲政奠基。

從1789年到1870年,法蘭西人用81年的憲政之路為我們提供了正反兩面的歷史教材。透過這套教材,專制者可看到通往斷頭臺的頑固之路;激進者將發現其先輩如何在引爆血腥混戰的同時將自己送上了斷頭臺;理性者則將獲得和平變革的信心和法則,並對變革的艱難、曲折和漫長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

要從法國大革命中獲得有益的啟迪,我們必須弄清兩個基本問題:為什麼法國的舊制度必然導向大革命?為什麼顛覆舊制度之後,大革命會不由自主地一步步陷入恐怖的深淵?大多數人只把目光停留在第一個問題上,以為只需推導出專制必然引發革命便萬事大吉,似乎專制崩潰了,革命便會自動自發地建設起一套理想的政治制度,用不著杞人憂天地對革命的創造力心存疑慮。這一點,恰恰是所有激進革命派共同的盲區。他們天真地相信,革命總比保持現狀好,也比漸進改良好。在他們看來,萬能的革命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它來得越徹底,就越能將一切問題迎刃而解。這種簡單輕率的思維,不僅擋住了人們本該具有的理性思考,而且總是與狂躁的社會情緒相結合,偏執地將革命推離健康的軌道。

在專制暴政與革命八股之間,最缺乏的是理性的聲音。希望這本小書,能夠為狂躁的中國增添一絲理性的清風。

三、版權頁與目錄

You May Also Like

《南師附中文革風雲錄》 / 吳小白 著

《憶軍旅,能不憶玉樹》 / 曹欽白 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