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師附中文革風雲錄》 / 吳小白 著

一、自序

 

我寫這篇文章,就是想給南京師範學院附屬中學(南師附中)的文化大革命做一個盡可能真實詳盡的描述。

為了幫助未曾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後人了解當時的政治背景,我在描述事件前都引用了當時中共領導的表態或「二報一刊」 (當年代表共產黨喉舌的《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紅旗》雜誌)社論。

 

文化革命中,南師附中學生之間的鬥爭雖然也受到社會上「保皇派」和「造反派」以及「造反派」之間鬥爭的影響,但主線是圍繞著「血統論」展開的。

 

什麼是「血統論」,可在當年老紅衛兵提出的對聯中領會:「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橫批是「基本如此」。

 

1949年建國初期,根據擁有財產、土地的多少和是否反對或參加了共產黨所領導的革命及軍隊,所有的中國人被劃分了成分,如「革命幹部、革命軍人、工人、貧農、下中農(簡稱「紅五類」)以及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簡稱地富反壞「四類分子」) 和資本家;1957年反右鬥爭後右派分子加入,又被稱為地富反壞右「黑五類分子」;紅衛兵興起時又加上「資本家」和「黑幫」,成了「黑七類」; 文革中期在「黑五類分子」 的基礎上增添了「叛徒」 、「特務」、「走資派」和「知識分子」,形成了「黑九類」,以至知識分子長期被稱為「臭老九」。

 

建國初期的中國城市,主要是消費城市,工業纔起步,產業工人數量很少,從舊社會過來的城市平民包括小商小販、營業員、手工業者、小業主、個體勞動者、職員都屬於非「紅五類」,加上毛澤東當年所說的屬於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範疇的知識分子,包括當時的中小學老師、大學教授、醫務工作者、工程技術人員、文藝工作者及作家等,非「紅五類」佔了城市人口的大多數。

 

崇尚「血統論」的紅衛兵認為,每個人的家庭出身,決定了他的人生觀、世界觀。資產階級世界觀是從娘胎裡帶來,耳濡目染中形成的,在資產階級家庭中生活,血液中就流淌著資產階級的意識。非「紅五類」家庭出身的同學,頭腦中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家庭烙印是根深蒂固,難以根除。思想改造是一輩子的事,非「紅五類」家庭出身的同學不認真進行思想改造,一有風吹草動,資產階級世界觀就會頑固地表現出來。

 

而「紅五類」 家庭的父母,思想改造早已完成,子女們從娘胎裡就受到無產階級思想的「薰陶」,他們子女接革命的班,天經地義。為了防止國家變色,他們有必要與非「紅五類」 同學頭腦中的資產階級思想作鬥爭。這樣,文革初期形成了少數「紅五類」子弟對多數非「紅五類」子弟歧視、壓制和鬥爭的奇特現象。他們認為,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精髄就是鬥爭的哲學,對非「紅五類」同學,就是要七鬥八鬥、不講情面、不講溫情,要鬥得你俯首帖耳、繳械投降。鬥過來了,還能成為同志;鬥不過來,就是敵人,要鬥爭一輩子,「敵人不投降,就讓它滅亡。」

宣揚「血統論」的高幹子弟認為:父輩們打江山,後輩們就要坐江山,那是天經地義的事。

 

文革時南師附中在校的1320名學生中,革命軍人、革命幹部子女和知識分子子女各佔一半,真正的工人和貧下中農子女人數很少,城市平民的子女更少,這就形成南師附中文革的特殊性。當年在同學之間展開的這場鬥爭關係到每個同學的前途和命運,驚心動魄、扣人心弦。有相當多的幹部子弟看不慣部分幹部子弟對非「紅五類」同學的壓制,也站到非「紅五類」的同學一邊,甚至沖在前面。

 

在本書中,我引用了幾位老三屆同學和社會上有關文化大革命的資料,特別是徐國勳和戴相陵學友的文章,在此,向這些同學表示感謝。

 

寫40年前的長篇大著,我是力不能逮。為給南師附中1966年至1968年三年的歷史有一個交待,我是竭盡愚鈍、搜腸刮肚、引笑諸公了。老拙六十有餘,今朝不寫,日後難就。

 

最後說明一點:即使當年一些同學做出不恰當舉動,甚至是法制社會不可原諒的過錯,鑑於當時的社會政治環境,中學生的年齡僅有十多歲,本文隱去這些同學的名字,並保留在必要時公開信息的權利。

2013.6.20

二、作者簡介

 

 

三、目錄

引子

一. 文革興起與紅衛兵誕生

二. 「破四舊」與抄家

三. 「血統論」與壓制非「紅五類」

四. 各紅衛兵組織對造反運動的態度

五. 紅聯成立後圍繞「血統論」的較量

六. 紅聯與紅色造反軍加入社會兩大派鬥爭

七. 學校大聯合與工宣隊進駐

八. 革委會成立與老三屆上山下鄉

九. 塵埃落定

You May Also Like

《大革命與法國夢》 / 蔣好華 著

《憶軍旅,能不憶玉樹》 / 曹欽白 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